电脑版 | 手机版

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

战后德国现状与历史之间的感性与理性纠缠

2018-09-10 15:24:47 | 来源: | 阅读:868

战后德国现状与历史之间的感性与理性纠缠

——读《朗读者》有感

 

在翻开这本书前,我就已经对这本书有了浅显的印象了,所以翻开时心情不免有点超常的期盼,这本书是由一个15岁的小男孩与一个36岁的中年妇人,超越道德伦常的爱情展开的。可事情最大的转折发生在中年妇人不告而别的几年后的法庭上,小男孩早已长成了一个青年人才,米夏。他协助审判那些在二战中以不人道主义为目的而犯下罪行的纳粹战犯,而这其中就有汉娜。米夏在是否揭露汉娜的秘密中沉浮挣扎,也引领着读者对战后隐藏的纳粹时代进行思考与探究,汉娜受到了法律的审判,然而却于出狱前的一天自尽,米夏因此而放不下回忆,陷入一生的忏悔。

本文最重要的一部分是第二部分,其中最引人深思的便是米夏对汉娜是个文盲的揭露与否。最终米夏选择了当一个旁观者,对他知道的事情知而不报,从理性上来看,他犯下了知情不报的罪行,他间接使得汉娜背负了本不属于她的刑罚,可从感性上来看,汉娜不希望自己隐藏一生的耻辱被人发现,米夏给予了她那最起码的尊严与自由,没有把自己认为好,认为能使她幸福的做法与结果强加给她,这是汉娜的权利,也是米夏没有的权利,可难道这样米夏的做法就能称得上是对的是正义的吗?米夏说,如果说背叛一名罪犯不会让我罪孽深重,爱上一名罪犯却使我罪责难逃。这其中作祟的,还有因所爱之人犯罪而产生的羞耻心吧,而这羞耻心同样适用于因上一代没有告发纳粹的子代,他们凭着理性的法律知识,叫嚣着想要朦胧的社会醒来,凭着责任心颤抖地举起父辈的状罪责,好为社会汲净空气,扫去灰尘,只有感性的爱,才会有羞耻产生的痛苦,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子代与父辈之间,现状与历史之间的理性与感性,如此缠绵不分了。

文中还有一个亮点,是十分吸引我的眼球的,在法庭之上,汉娜不得已承认报告是她写的之后,其他被告与其辩护律师的反应,他们一改之前的态度,把矛头直指汉娜,几乎所有罪行都推到了汉娜一个人身上,这难道不是在讽刺了法庭的虚伪与形式主义吗?这样的法庭又怎么能说是一个正义的法庭,他们对事实的沉默麻木不仁,是一种对祖国历史的不正视,在理性的法律上没有做到公平与正义,在感性的角度看来,他们更是对自己的行为毫无羞耻心,他们才是整本书最大的红脸与丑角。

书中同样麻木不仁的,还有被麻痹了对汉娜的爱的米夏,他好像如同他的父亲一般,"曾经燃过一盆热情之火,但是却久久没有找到喷火口,久而久之就把那火焰给捂灭了。"若他找到喷火口,向法官揭露出汉娜的秘密,整本书可能就不会被一种悲观的色彩笼罩,可他没有,他的感性占了理性的上风,现实的麻痹取代了已成为历史的他对汉娜的爱,他不再为她黯然神伤,不再想对她施加影响了,"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回到我的生活里去,也才能继续生活下去。"理性上这无错。感性上,这也是一份因道德伦常而产生的羞耻心,别说他自私,退缩,因为这也是人之常情。


00296.jpg

 

德国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德国中文网公众号(德国中文网 ID:Germanycn_com),微信小程序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