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 手机版

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德国焦点 >德国焦点

用钱激发生育热情?谁生孩子给谁钱!买房都给补贴!

2018-10-24 14:24:11 | 阅读:802

  德国联邦统计局局长罗德里希·埃格勒3日说,2010年德国未成年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为16.5%,德国已成为最缺少儿童的欧洲国家之一。尽管德国政府陆续出台儿童补贴等一系列鼓励生育政策,但30多年来,德国人口出生率一直处于低位。现在的德国家庭中,1/4的儿童为独生子女。德国《明镜》周刊评论说,默多克政府拿出几百万欧元鼓励国民生孩子但毫无效果。

  德国联邦统计局确定,该国是欧洲所有国家中儿童比例最小的国家。过去的10年间,德国18岁年轻人的数量下降了210万。若说到百分比,这部分的人从2000年的18.8%下降到2010年的16.5%。局长罗德里希-埃格勒警告道:“这一下降趋势还将继续。如果这一趋势继续发展下去,这一比例可能在2030年降至15%,在2060年跌至14%。”

1540439870(1).jpg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德国的低出生率?

  苏拉·勒研(音译)是劳工部的事工,2007年当她还在家庭部任职时,引进了父母产假福利,当初设想的是事情会因此变得非常不一样。但而今的事实是,没有任何方法能奏效,无法停止发问: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德国的低出生率?是基础设施(日托点)的短缺?工作环境太艰苦?钱的问题?或者是国家的情绪?

  38岁的乔伊·狄娜兰是德国著名的女歌手,两个孩子的母亲。丈夫也是著名歌手,他们在工作上花的时间太多,这样的工作安排并不适合家庭发展。因此如果他们想要继续事业的发展,必须找到日托。

  狄娜兰抱怨道,她的孩子选择的日托只到中午,而后又在下午加了两个小时“对一个工作女性来说,就算她有另一半帮忙,这样也完全不够。”

  德国的日托种类也明显太少,例如只有全天的幼儿园和日托中心。刚刚通过的法案规定,从2013年8月1日开始,每个孩子都有合法的权利接受日托。为达到这一目的,德国应有75万日托空位,但现在还缺28万。事实上,这一问题又引出了德国政府的财政不明等问题。

  家庭工作难作平衡

  虽然德国儿童数量急剧下降,日托短缺是最大的问题之一,但并不能解释所有原因。另一个原因便是大多数母亲在工作场所的经历。工业协会、企业管理者和人力资源总是大标题强调“生活-工作平衡”和“有利家庭”。但事实上究竟如何?

  科妮莉亚·达尔克(音译)是一家航空公司的顾问。当她怀上第一个孩子的时候,老板说:“怀孕是好消息。”但当她告诉老板她有第二个孩子的时候,老板态度很不友善,“就停在一个孩子那儿,会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当她最初加入这家公司的时候,老板承诺弹性工作时间和精神上的支持。但事情并非如此,虽然老板同意一周3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但合同上也写到她的工作时间必须满足于“商业需求”。

  这样的情况在管理层更突出,因为他们通常不得不比普通员工工作更长的时间。但也更容易让她们发现颠倒了工作与家庭责任。

  45岁的阿斯翠德·舒特(音译)是3个孩子的单亲妈妈。她有很成功的事业,但在30多岁,每周工作80个小时的时候,她发现缺了些什么东西。“我的生活没有平衡点,”当初她怀孕的时候加入现在的公司,到现在成为公司的常务董事。在她进公司的第一年,不得不将孩子放在办公桌下休息。让她觉得安慰的唯一一件事是:没人指责她将孩子带来上班。

  用钱激发生育热情?

  为鼓励生育,政府想尽办法,如提供养育费、为有子女的家庭减税等。从2007年起,德国开始实行“父母金”政策,政府拨出约40亿欧元,给新生儿父母中的一人12个月的有薪假期;如申请这个有薪假的是母亲,父亲还可以额外申请两个月的“陪产假”。在此期间,他们能够支取约67%的薪金。这意味着,从2007年起,德国人每生一个孩子,这个家庭就可以在一年中获得政府2.52万欧元的生育奖金。

  仍有很多德国人自问,他们能否养得起一个孩子,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为了养孩子必须有很大程度的牺牲。

  谁生孩子给谁钱!买房都给补贴!

  即日起,德国正式开始实施“住房儿童金‘措施。根据这一福利计划,收入不高、孩子多的家庭购买住房时将可以获得德国国家的补贴。

  德国鼓励生育的政策主要包括4方面:财政补贴、基建设施建设,育儿时间政策,以及住房儿童金。

  德国是如何鼓励生育的呢?

  财政补贴方面,每个儿童可以为家庭带来7428欧/年(约5.8万元/年)的免税额或者194欧/月(约1500元/月)的儿童金,直到儿童18岁成年。如果儿童念大学,则补贴直至儿童25岁。如果儿童残障,则补贴至25岁以上。具体落实到每个家庭,将由财政局决定是给予免税额补贴还是儿童金补贴,以最大化家庭收入为主。而对贫困家庭,政府还会另外发放儿童补贴,一直持续到儿童成年。

  基建设施方面:一直以来,德国三岁以下儿童的托管,是需要付钱的。同时付钱金额根据儿童所在家庭的收入决定。收入高的家庭需要支付更多的托管费用。同时,德国幼儿园长期处于人力不足的状态,因此生小孩之前,父母就需要为孩子排队,以争取让孩子能够获得幼儿园的名额。因为这些弊端,德国各州也陆续开始采取相应的措施。在一些德国联邦州,幼儿园已经开始逐步免费,德国政府也正在致力于设立更多幼儿托管机构。在某些新造的楼盘,法规规定必须同时配套建立相应的幼儿托管场所。

  在育儿时间政策上,德国出台了相应法律,保护父母在育儿期间不会失去工作。父母一共最长可以休育儿假3年,之后再回到岗位上。对于母亲,生产前6周必须回家待产,生产费用由医院承担,个人只需承担一天10欧元的住院费用。产后,父母双方共有8周的带薪产假。8周带薪产假过后,父母共有14个月的额外产假。在这14个月内,在家抚养孩子的一方每月可以得到产前税后收入的65%,这部分收入由国家提供。同时,新生儿直到18岁的医疗保险会归入家庭保险中,也就是说,父母无需为新生儿的看病负担更多费用。同时法律还规定,育儿责任不能完全交付父母一方,在14个月的额外产假中,另一方必须最少承担2个月的抚养义务。如一方决定在家一直抚养小孩,直至法律规定的最长育儿假3年期满,则在剩余时间内,不享受财政补贴。

  “住房儿童金”2018年9月18日开始实施

  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负责受理申请。该银行强调,提供这一补贴是为了帮助多子女家庭和单亲家庭购买自住房产。每名子女可以获得总共一万两千欧元,分十年以每年1200欧元的份额发放。2018年一月以后购房或获得建房许可,并至少有一个子女的家庭都可以申请住房儿童金。这一规定的有效期截止2020年年度,只要在此之前购买自住房产或获得建房许可者都可以提出申请。

  获得住房儿童金有哪些前提条件?

  首先,对家庭收入有严格限制,拥有一个子女的夫妇全年总收入不得超过九万欧元,两个子女的家庭收入上限为10万5千,三个子女的家庭收入上限则为12万欧元。子女必须和父母共同生活,该家庭也不得拥有其他房产。

  在德国政府长期鼓励生育的过程中,德媒和相关研究机构也得到了不少经验:一方面,鼓励生育政策关注的是长期的过程,它所带来的结果并非一天就能看到;同时,只有在鼓励生育政策完整且成体系的条件下,鼓励生育才会有用;第三,对于不同阶级的人群,鼓励生育政策所起到的效果也是不同的。

  除此以外,一个国家的总和生育率与它的文化、政治和经济条件都有关系。举例而言,研究表明,儿童金对于总和生育率有积极作用。一般而言,儿童金每增长25%,总和生育率会增加0.07。但是在瑞典,儿童金只会对二胎的出生时间有影响。更多的瑞典年轻夫妇提早了二娃计划,但儿童金并没有让他们有生更多孩子的意向,总和生育率又会再次回归稳定点。

  对比德国乃至整个西欧社会半个世纪来在鼓励生育上的努力,鼓励生育的效果不在于一时一刻,也需要通过不停地试错逐步形成体系,这过程中的代价,或许是每一次思考都难以避免的重担。

德国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德国中文网公众号(德国中文网 ID:Germanycn_com),微信小程序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