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 手机版

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德国焦点 >德国焦点

市场可能忽视了欧洲最大“火药桶”:德国

2018-10-26 11:28:45 | 来源: | 阅读:785

1540524452(1).jpg

欧洲市场最大最危险的火药桶,可能不是意大利,也不是英国,而是欧洲核心德国。

  德国长期以来扮演领袖角色,是欧洲的定海神针。但现在前有英国脱欧,后有意大利预算纷争,关键时刻德国政坛出现分裂,未来将自顾不暇,目前市场可能对德国政治危机的风险茫然无知。

  德国去年9月“没有赢家”的大选后,正式拉开了这个国家政治乱局的帷幕,二战以来德国政治的稳定阀——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社民党双头制摇摇欲坠,首当其冲的是德国议会第二大党——社民党。唇亡齿寒,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也正在被深渊凝视。

  默克尔的“黄金配角”——社民党在巴伐利亚州选举遭遇70年来最大惨败

  本月在经济重地、保守派大本营巴伐利亚州州议会选举中,基社盟和社民党均遭遇上世纪中叶以来最惨痛败绩。基社盟也无法再在该州维持长期单独执政的格局,而社民党更是日薄西山。

  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在该州的姊妹党基社盟遭受1950年以来最大惨败,仅获37.2%选票,较上届选举下降10.4个百分点。

  更惨的是社民党。社民党本月在巴伐利亚州选举中得票率为9.7%,下降10.9个百分点,而且在全国民意调查中落后于民粹主义的德国另类选择党(AfD)和绿党。

  相比之下,绿党以20%的得票率创下新高,围绕难民等诸多议题与其立场针锋相对的德国另类选择党也获得12%的得票率。

  随着另一个重要的地方选举黑森州(Hesse)临近,民意调查显示社民党得票率也将大幅下滑,尽管不会像巴伐利亚州那么惨。

  社民党2005年以来,三次作为少数党加入联合政府,更是2018年联合政府成功组建的大功臣,但结果却是政绩不一定捞得着,它现在成了德国民众对现状不满的“出气筒”。

  社民党危机不是个案:德国将群龙无首

  如今越来越摇摇欲坠,社民党的生存危机再也不能被视为特有的政党危机,唇亡齿寒,这意味着德国以及欧洲国家,可能正在走向瘫痪和不稳定的新时代。

  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社民党和联盟党一直德国政治的两大支柱,但是随着社民党的衰落,德国正从事实上的两党制转向多党制,德国政治将进入群龙无首的状态。

  政局变化的实质是,德国社会的战后共识正在关键领域崩解:历史(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态度),地缘政治(对俄罗斯、欧盟的态度),经济(对汽车业的态度)和道德(对难民的态度)。

  德国选民厌倦了长期以来执政的联盟党-社民党两党执政大联盟,如今崛起的小党派,虽然曾经只是两大党的附庸,现在却大有长江前浪推后浪的趋势。

  社民党的重要“据点”慕尼黑,如今正在被绿党和其他小党派慢慢“渗透”。更糟糕的是,社民党的核心选民中,搞到54%的选民超过60岁,只有8%的选民未满30岁。相比之下,绿党的选民只有24%超过60岁。德国左翼党Die Linke正在积聚年轻的新左派和来自东德的老龄化共产主义者的支持。

  执政联盟风光不再,人心浮动,有人已经“跳船投敌”了,拥抱民粹主义论述了,比如基社盟领导人Horst Seehofer。内部分裂,这是崩溃的前兆。

  欧盟正在反噬德国 埋伏着欧洲更大的混乱

  首先,德国“借壳欧盟上市”,风险可能要超过收益。基民盟/基社盟通过推动欧洲一体化的政策,为德国带来了和平、安全、繁荣与前进的方向(即欧洲统一),德国经济再度成为世界一极,德国借助欧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影响力,基民盟/基社盟也因此能够在战后近70年里执政近50年。

  但是,默克尔执政的十多年里,欧盟频频出现重大危机(债务危机、英国脱欧等等),欧洲一体化出现停滞甚至倒退,现在一体化进程主要体现在吸纳更多成员国上,而在最核心的财政一体化方面举步维艰。

  同时,欧盟的负面影响正在显现,反噬德国本身。恐怖袭击时常见于报端,金融市场动荡不安,债务、难民危机严重撕裂各国社会,造成成员国之间严重对立,政治共识逐渐瓦解,极右翼势力上台执政。

  其次,德国主导的欧盟在关键的地缘政治安全问题上,步步退让。在乌克兰问题上选择和俄罗斯协调(妥协);在耶路撒冷、伊核协议问题上,完全被特朗普政府忽视。中东持续动荡不安,对于欧盟的能源安全、边境安全影响深远。

  第三,面对日益尖锐的矛盾,德国的政治大环境已经渐渐失去模糊的空间,大党派的政治纲领依然有市场,但是如果不能执行到底,其它能够做到的小党派,就会乘虚而入。

  在这次巴伐利亚州选举中,赢得20%选票的绿党支持的开放的难民政策,实际上源自基民盟和社民党。

  德国另类选择党(AfD)从基社盟和该党党主席Horst Seehofer手中,夺走了反难民的大旗。Horst Seehofer曾任德国内政部长,因和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立场严重冲突,今年7月辞职。

  最后,则是德国的多党制度不适应政治乱局。多党制度虽然保护了多元化,但是也给了极端思潮生存的政治土壤,通常不稳定而且难以预测,难以建立稳定的执政联盟,而且还会孕育怪胎——极左和极右翼组建联合政府,比如意大利和斯洛伐克,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展望未来,德国可能最终出现多党组成的轮值政府,比如基民盟、基社盟、自由民主党和绿党的组合——即所谓的牙买加联盟,这种情况最有可能导致政治瘫痪,因为联盟内存在竞争的各党派领导人,为了迎合民意将会不断地互相削弱,导致传统上强势的总理职位在政府中变得弱势。

  最有可能的一种场景,是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的两党制垮台,动摇德国在欧洲的霸权,而欧洲其它国家可能无法填补这一权力真空,更大的混乱将随之而来。


德国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德国中文网公众号(德国中文网 ID:Germanycn_com),微信小程序和APP